全新玩法斗地主

非银金融的凛冬时刻

更新:2020-06-29 编辑:全新玩法斗地主 来源: 热度:6671℃

长期以来,由于《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》《处置非法集资条例》等迟迟未能出台,非银金融欠缺上位法,红线模糊不清,监管时紧时松,从业者更像是在刀尖上跳舞。

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或许不会想到,他们最近作出的有关平安普惠担保的民事裁定,会掀起轩然大波。

这是一个足以令所有非银金融从业者感到不安的信号。

一起再正常不过的担保追偿案子,上诉人是持牌的担保公司,隶属于大型金融集团,尚且遭遇如此 黑天鹅 ,何况一般的非银金融机构?

稍稍熟悉历史的人,应该知道 严打 意味着什么。如果这代表了一场针对非银金融的 严打 的升级,这个行业还有生机可言吗?

本已瑟瑟发抖的非银金融,被拖入了更冷的谷底。

气象部门说,今年会是一次暖冬。不过,全民疯狂玩于非银金融而言,这么冷的凛冬,大概很多年未见了。

1

一次反常的司法裁定

从裁判文书披露的细节来看,徐州中院所审理的平安普惠融资担保一案,并无特别之处:持牌的小贷公司发放贷款,持牌的担保公司提供担保,后来借款人发生违约,担保公司履行代偿责任,接下来担保公司在催要未果之后提起诉讼,要求借款人立即还款。

本应是一起司空见惯的担保代偿案件,从过往各地法院的判决/裁定结果来看,99%的情况下担保公司都会胜诉,剩下1%的概率里,往往是因为某些担保公司的业务操作疏漏或者不合规导致的败诉,无关刑事。

这两年,一些恶意逃废债者学会了以 套路贷 反咬债权人,不过各地法院基本坚持了实事求是,如果没有确凿的 黑恶 情节,不会超出民事范畴。

一直以来,各地法院对于这类担保追偿案件,普遍按照民事案件进行处理,并支持合法、合规的追索诉求。按照中伦律师事务所金融部合伙人刘新宇律师的分析:

根据以往司法实践经验,对于借款人与出借人签署《借款合同》,融资性担保公司与借款人、出借人签订《担保合同》或《保证合同》这类法律关系,法院往往认为该等纠纷为民间借贷纠纷、追偿权纠纷,该等合同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,且不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,应为有效,对各方当事人有约束力。

在此基础上,对于上述合同中约定偏高的违约金、滞纳金费率,法院一般会按照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二十六条的规定,对有关违约金、滞纳金金额予以调整,以最高不超过年利率24%计算,而并不会 一刀切 地以此认为各方对于过高违约金、滞纳金的约定系 获取不法利益的目的 。

(责任编辑:全新玩法斗地主)

本文地址:/tongxin/20200629/8123.html

上一篇:全球最大造船集团成立 南北船 合并了!

下一篇:中交股份文岗:以基建为主的企业也有脱实向虚的趋势

相关文章